[新聞] 香港移民回流 並非不愛加拿大

加拿大最新的公民法改革,對入籍增加了居住要求、語言要求等,還要求申請人聲明是否「有意住在加拿大」。對於30萬常住香港的加拿大人來說,最新一項調查發現,他們並非不想住在加拿大。

很多香港人因擔心政治不穩定才移民加拿大,後來發現在加拿大難找工作又回流香港。一個研究發現,這些移民的後代在加拿大長大後去香港工作。不過,這些年輕人認為,在他們心目中,加拿大排第一,他們最終還是要回加拿大。

按環球郵報的報導,卑詩大學及香港中文大學的研究人員對這些23-32歲的華裔加拿大人做了調研。他們有些在加拿大出生,大學畢業後去香港工作,因為覺得在加拿大找不到工作,無法施展所能。

這些年輕人是30萬現住香港的加拿大人的一部分,他們中83%的人持有雙重國籍,有些人已在香港買了公寓。有人認為,這些人除了有加拿大護照外,已沒有加拿大人的身份特性,但事實並非如此。

回流香港為了工作

研究人員發現,移居香港的這些年輕加拿大人中,幾乎所有人都不是因為更喜歡香港,而是「加拿大缺乏機會」。很多人在金融等行業工作,他們認為,加拿大對於華裔僱員存在一個無形的玻璃天花板,加拿大勞工市場的特性及「系統性歧視,迫使新一代年輕人另尋工作機會」。

他們中許多人說,感覺是他們的華裔背景,使他們在加拿大公司難以獲得提升。但在香港,作為華裔加拿大人在應聘工作時卻更具吸引力;他們擁有加拿大學位,加上流利英文,使他們比香港本地人更有競爭力。

報告作者之一,卑詩大學社工學教授殷妙仲(Yan, Miu-Chung)稱,他們所訪問的人中,大部分對個人職業有抱負,但未能在加拿大找到機會。

很多受訪者在多倫多和溫哥華未找到合適工作,但到香港後幾個月就找到好工作。一位受訪者說:「在香港,我覺得對於華裔加拿大人來說,有更好的前景和陞遷機會。」

殷教授認為,加拿大可能很快就會面對本國培訓出來的移民後代,到父母原住國尋找發展機會,或因為他們在加拿大感到被歧視,或因為海外機會更具吸引力。

這30萬常住香港的加拿大人是否已經融入加拿大,還是擁有加拿大護照的中國人而已,對加拿大的政策可能帶來影響。

感覺是加拿大人

殷教授說,這些人移居到香港,並不意味著他們感覺自己是中國人,實際上,「他們覺得自己是加拿大人」。

研究發現,很多受訪者到香港後不適應當地生活,在工休期間他們還是喝咖啡,用手機觀看溫哥華加人隊的曲棍球比賽。許多人認為香港是一個更令人興奮的工作場所,沒有人計畫近期回加拿大;但大部分人認為加拿大是他們的家,他們最終會回家,或在加拿大退休。一位受訪者說:「在香港沒有任何家的感覺。對我來說,家在多倫多。」

大多數形容自己首先是加拿大人,然後才是中國人。最重要的是,幾乎所有受訪者都稱自己是暫定的臨時移民,將來某個時候會返回加拿大,在加拿大落地生根,生兒育女。

2012年在印度進行的另一項同類研究也發現相同結果:第二代印度裔加拿大人在印度生活時,把自己看作是加拿大人,在印度是為了方便和掙錢。

新的文化衝擊

新移民來到加拿大可能會遇到文化衝擊,這些移居香港的加拿大年輕人也遇到文化衝擊問題。研究報告稱,雖然他們在香港有親戚,但更願意與海外華人或非華人外籍人士相處。

研究人員發現,這些華裔加拿大人沒能適應香港的社交圈。「這一群華裔加拿大年輕人似乎有意識地選擇不與當地青年交往,因為他們對當地中國文化有牴觸。事實上,他們對加拿大方式的渴望在社交方式上表現出來。這也表明他們與香港社會脫節。」

他們發現自己經歷某種形式的文化衝擊,雖然有香港身份,也會當地語言,即使住了幾年,他們也沒有中國人的感覺。「作為加拿大人,許多人認為,他們帶著不同於當地中國人的加拿大視覺。他們也傾向於使用加拿大的文化價值觀和習俗,以示與當地中國人的區別。」

很多人在香港花時間保持加拿大生活方式,比如在酒吧喝酒,看曲棍球,讀加拿大報紙,喝星巴克咖啡(香港沒有Tim Hortons)。一位受訪者說:「當我工作休息時,我用iPhone觀看加人隊的比賽。」

年輕人「回流」優於父輩

形成對比的是,這些年輕人的父母曾經從香港來多倫多或溫哥華落戶,然後變成「太空人」,創造出一代「太空家庭」和「太空孩子」。據行家估計,香港移民高潮後的數年內,約有一半人回流香港。這些人在加拿大社會被視為合法的加拿大人,但與加拿大無聯繫。

殷教授稱,幾乎所有受訪者在成長過程中都有不同族裔的朋友,但到高中後更多與華裔加拿大人相處,直到大學時期也沒改變。

這些華裔移民後代接受的是加拿大教育,也「回流」香港。他們在香港卻很受歡迎,不像父輩當年在加拿大找不到工作,被迫回流香港。